“我想要你这个”
“不行,好多人想要,这是个好东西,这个不能给你”
她说着一样的话。她也只是笑笑。
“你想要这个是吧?送你了”她利落的摘下发饰,看都不看一眼的递给了她。
她愣愣的攥紧了发卡…眼眶微热…
恍惚间忆起初识的那些时光
“这个好好看,我想要~”
“不行,好多人都想要,不能给你。”
她忆起她把这个发饰当做胸针的优雅,随风摇曳的衣袂,清瘦的背影,长长的头发用它束起的风华……还有……一起奔跑过的那条街,仿佛第二天她又会站在她面前说“去西美吗?”
不,不可能了,她把发饰举在灯光下,像举起一个易碎斑斓的梦,流光溢彩,真的是流光溢彩,那一刻,她知道,她…也许真的…再也见不到她了……
那灯光好刺眼……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……

“那后来呢?”
“后来…她去了滦南……再也,没回来。”
“这是结局吗?”
“谁知道呢,我一直在寻找下半部分,孩子你要记得矢志不移,壮志凌云,方能收获丰硕”
“贺爽——贺爽?这孩子不知道又哪儿去了…”
她目送着小女孩远去,那孩子头发长及脚踝,头上的蝴蝶结是翠色的,阳光摇碎一地斑驳的光影,她知道夏天又要来了,她会遇见一个叫史凌硕的孩子……
在遥远的时空中……
“其实,我有两个名字,我原先叫贺爽哦~”那孩子在夏风中笑得一脸灿烂,像树一样,沐浴阳光,向上生长。
“俗世呀……”
此后,这个老人再没有出现过,问起别人,皆忆不起有此人。

话说会有滦南人吗(๑• . •๑)